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居然最堵的不是洛杉矶长滩港,而是上海/宁波港

日期:2021-09-29 17:51:21   类型:行业新闻 阅读次数:


比洛杉矶长滩港还堵!上海/宁波港外等待靠泊集装箱船数量是洛杉矶长滩港的两倍


据航运数据提供商eeSea数据,截至上周五,上海、宁波附近等待靠泊的集装箱船数量是洛杉矶/长滩港(67艘)的两倍多,达154艘!


最近几周,停泊在上海和宁波附近的集装箱船数量激增,其中宁波舟山港外共有74艘船舶等待泊位,共306,538teu,仅一周时间就增长了48%。


无论是由于出口量过大、台风天气还是新冠疫情,港口日益加剧的拥堵是跨太平洋贸易的又一个不确定因素。


中国港口的拥堵减缓了出口流量,这对美国进口商来说是个坏消息,但它可能暂时缓解洛杉矶和长滩港口的压力。


今年6月,盐田港的运营因疫情严重受限,停泊在加州圣佩德罗湾的船只数量减少。加州港口面临的问题是,在这暂时的缓解之后,很快就有大量延误的货物到达。


eeSea的创始人Simon Sundboel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你想要的是更多的稳定,而不是这些波动。我认为每个人都担心的是,波动会变得更加剧烈。当供应链已经如此紧张时,所有意外事件都可能成为拥堵的原因。”


axel-ahoi-hjEesK4KSDs-unsplash.jpg

▎追求高运费,大量运力被调至美线


造成太平洋两岸供应链拥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陆地运输能力(码头、卡车运输、铁路运输、仓储)有限,但单一海运航线的运输能力非常灵活。


虽然全球船舶数量有限,但运营商可以将船舶转移到他们最赚钱的地方。现在跨太平洋贸易特别有利可图:包括保费在内的现货价格最高可达2万美元/FEU。


Sundboell说:“这些船舶具有超强的机动性。现在发生的事情与过去20年来困扰该行业的情况正好相反。五年前,人们曾问:跨太平洋地区的费率如何能在短短六天的时间里从2000美元降至1500美元(每FEU)?你可以把一艘船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突然有更多的船后,价格战和运费就下降了。


“现在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情况。”他说。随着船舶运营商向跨太平洋地区增加运力,拥堵加剧,延误增加,托运人支付保险费的动机得到了支持,综合运费保持在创纪录高位。


据eeSea的数据,远东-西海岸的航线服务数量已从1月份的48条激增至本月的67条。相比之下,去年这条航线上的服务数量保持在相当稳定的42-46条。


此外,还从其他航线抽调了船舶作为额外装载船(执行一次性航行的船舶)。在某些情况下,多艘临时船舶进行了多次往返,额外装载船和定期服务相混合。


Sundboell说:“我们肯定会看到航运公司从亚洲-中东航线和亚洲-非洲航线调出船舶,将它们投入跨太平洋航线。”


“无论是作为额外的装载船进行一次性往返运输,还是成为半永久性运输,我甚至认为航运公司现在都不了解自己,他们只是在"playing the market"。如果从中东调一艘船投放至跨太平洋航线更具有经济意义,他们会这样做,无论是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六个月。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六个月后这个运输网络会是什么样子。”


cameron-venti-FPKnAO-CF6M-unsplash.jpg


▎跨太平洋航线上的船舶越来越小


跨太平洋运输拥堵加剧的另一个原因是:不仅船舶越来越多,而且船舶越来越小,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船舶来装载相同teu的集装箱。


据eeSea数据,1月份亚洲-美国西海岸航线服务上的船舶的平均运力为8601 teu,而目前为7125 teu,下降了17%。


American Shipper最近分析了目前在南加州锚地或附近海域漂流的船舶的平均运力,与2月1日的第一季度停泊高峰期相比,发现了类似的下降:从8060teu下降到了6184teu,降幅为24%。


“船舶的平均运力(尺寸)越小,肯定会进一步减慢速度。”Sundboell说。


一些运营商通过在二手市场购买船舶或在租船市场租赁船舶来增加跨太平洋运力,2021年可供购买或租赁的大多数船舶都属于小型船舶。


martin-cox-DRtb5MOUclA-unsplash.jpg

班轮公司从其他航线转移运力的做法,也拉低了船舶平均运力,因为那些航线使用的大多是运力较低的船舶。“小型船只进港的原因是它们从中东和非洲贸易中调来了这些船只。”Sundboell说。


▎拥堵要怎么结束?


船舶运营商可以在跨太平洋航线上投放尽可能多的船舶,以追逐创纪录的即期运费,从而使其他航线处于运力短缺状态。但最终,这种不平衡应该会自我纠正。


Sundboell解释说:“这是一种自我平衡的方式,如果其他航线的船只被撤走,这些航线的运费就会上升到吸引船只回来的水平。”


在第一季度,当洛杉矶长滩港附近的锚地“船满为患”时,航运公司无法及时调用足够的船舶回亚洲装载货物,因此他们不得不取消大量航班(空白航行),从而缓解第二季度的拥堵。


考虑到中国和南加州港口目前极端的船舶等待停泊情况,第四季度可能会再次出现空白航行情景,这对进口商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前景。


yunsik-noh-sHLUPFYW_D4-unsplash.jpg

▎航线服务缺乏可预见性


即使像eeSea这样追踪空白航行的公司也无法确定第四季度会发生什么。


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封锁导致需求下降,航运公司停航,他们提前几个月宣布了取消的航次,向市场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今年的通知要少得多,因为空白航行是由拥堵造成的,而不是远期需求下降造成的。


根据Sundboell的说法:“11月份,亚洲-美西航线只有8次空白航行,12月份只有3次,但这是因为航运公司尚未发布通知。我们只有在航运公司确认后才会将空白航行输入我们的系统。在运力和航线服务预测方面变得更加不稳定。”


近期万盟美森快船还未受到太大的拥堵影响,签收时效目前依旧稳定在20-30天。美森目前持续了两轮降价,欢迎各位新老客户前来咨询。

热搜标签
文章推送